御衹

如果我的愿望真的可以实现
/日漫/同人/手帐/旅游/收藏/时光/志向/

〔黑篮〕找到你们了

偶然发现之前的一张手稿……打出来了

就当自己玩玩好了(●°u°●)​ 

————我是分界线————

       不掺一丝杂色的蓝。

       就像被谁擦洗过一样,那片纯净的天。

       秋。阳光带着暖意,透过细碎还未完全变黄的层层叠叠的叶子投下金色的光斑,在几条白石凳上形成斑驳的树影,随着让人惬意的秋风慵懒的慢悠悠摇摆着。

       宿舍分配图所在的公告栏边上,被刚入学的大一新生堵了一个水泄不通。吵闹喧嚣。帝光大学宿舍的标准本来是四人一间,但是由于近几年来学生增多,就有一部分宿舍改为了六人一间,七人一间或是八人一间。〔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是七人一间?当然是因为宿舍楼构造的问题啦〕当然也有单人单间或是二人一间的,但是只针对家里有背景的学生。

       黑子家里虽然算是比较富裕的,但是他拒绝了父母给他找单间。对于他来说,宿舍什么的随便都可以,住的地方也哪里都无所谓。

       黑子默默的想着,边也在分配图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啊,是了。八号楼三层A室吗……

       其他人都还没有到,诺大的宿舍空无一人,没有灰尘干净的过分。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黑子就离开了宿舍

       他在路上开心的发现了一家M记的分店,喝完奶昔后不急不忙的走回宿舍。还得认识一下室友啊……

       看起来宿舍里的其他人已经到了,在门外可以大概听到他们正在说着什么。

       但貌似情况不怎么好啊……推开门的一瞬间,黑子这么想着。一股凝重的气氛(好像不太对?)扑面而来,又在一瞬间消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你们好,我是黑子哲也。”

阴阳师同人〔大天狗.妖狐〕05

  并不言语。

  酒馆很热闹,人生嘈杂,不是还有吵架声传来。妖狐只是默默的坐在角落喝酒。于是乎,他在没有注意到的角落的其他式神震惊的目光下喝完了一桌酒。

  结付了酒钱,他摇摇晃晃的走出酒馆,在侧门撞到了一个妖怪。

  那妖气愤的抬头,看见是妖狐后明显吓了一跳,点头哈腰的冲他道歉,却又在发现妖狐醉酒之后再次变了脸。

  “呀,我说是谁这么没长眼,原来是妖狐啊!这就没什么奇怪的了。怎么,你一个人在这儿喝酒啊?啧啧啧,真是可怜。没去异珍斋吗?也是啊,那位大人都不要你了,你这么进去?哎,要我说这世事可真当是变化无常,看看这才几天光景,唉!”

  狠狠的讽刺妖狐后,那小妖发出一阵愉快的笑声远去,留妖狐一人垂首而立,还有暗处呆立的其他式神。

——————

终于赶上了国庆?

《魔道祖师-后来》02

  山里不仅很冷,而且因为有墓地,阴气也很重。魏无羡前世就住在乱葬岗,比这山里的阴气不知重了多少。所以不仅没有感到不适,反而像走在自己家里一样轻松。蓝忘机修为高,自然也没有什么问题。蓝家小辈们却不常来这种地方,虽然碍于魏无羡没有鬼来捣乱,但是他们都互相把对方的手抓得紧紧的。

  虽然看似没有人说话,但是蓝景仪的内心却在疯狂的腹诽:我今天为什么要跟来啊啊啊啊!这种地方这么让人不舒服,真是太恐怖了!我今天早上可是求了含光君五六个时辰,抄了三遍家规,直到最后时间赶不及了,含光君才大发慈悲松口让我来。但是为什么思追和金凌也来了?不是说这次出行很重要吗?!而且回想起来,受罚抄家规的好像只有我一个?而且我求了那么久,竟然来了这么个鬼地方!有谁能告诉我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与此同时,蓝思追和金凌也在用眼神交流,时不时低声说一两句:

  蓝思追:你今天是怎么让含光君带我们出来的?含光君的性格,在蓝家小辈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金凌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金凌:嘿嘿,这你就不会了吧?我看到蓝景仪在求含光君带上他,为此还抄了三遍家规,他没注意到含光君就在一边看他,我就故意走到含光君旁边说:“含光君,是这样,我们想……”然后就像刚刚看到景仪一样,说:“欸?景仪已经说了吗?哦哦哦是这样含光君,其实,他是来替我们三个求的含光君你就答应了吧?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思追:“……”

  蓝景仪却突然问:“含光君,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蓝忘机并不回答,却是魏无羡对他说:“嘿嘿,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那是因为有一部分走尸逃掉了,而温宁跟踪它们发现,它们虽然逃离时方向不一样,但是最后都集中在了这座山上。”

  蓝思追也接口:“所以,我们今天就是来探山的?

  “没……没错。”一个低低的声音在蓝景仪身后响起。

  “啊————!”  

        温宁:“……蓝公子,若是那操控走尸之人听到就不好了。”

  魏无羡:“……”

  蓝忘机:“……”

  蓝思追:“……”

  金凌:“……”

  蓝景仪:“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温宁道:“公子,我跟踪那些走尸发现,他们虽离去方向不同,但最后都在这座山的半山腰上的山洞之中。”

  蓝忘机拦住准备冲上山的魏无羡:“可有其他人进入?”“未曾看见。”“你继续观察。”“是。”说罢,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蓝湛!你说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抓他们!一下子一网打尽,多好……哦,谢谢。”

  金凌等人彻底被搞混,正欲开口问,却被蓝景仪又一声尖叫打断。

  一只惨白的手!

  蓝忘机迅速抽剑,避尘出鞘,一下子斩断那手的手腕,一个女鬼爬上来。其余人拉着蓝景仪扭头就跑,还不忘扭头大喊:“含光君!我们先跑了!”他们深知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传来魏无羡的声音:“好的好的ヾ ^_^♪!”

  众人:“……”

  难有阴尸能从鬼笛陈情音下躲掉,哪怕是在阴虎符控制下,加上忘机琴也足够,那女鬼顷刻间被制服。

  “蓝二哥哥~”蓝忘机对于魏无羡这一招从来没有什么抵抗力:“……嗯。”

  所以,当蓝启仁远远看到蓝忘机背着魏无羡下山时,又是一口气没上来……

《阴阳师同人〔大天狗.妖狐〕》04

……回顾我之前的文……好短……人设都崩了……

            ——————咳咳,正文——————

        窃听器在一阵沙沙声之后,清晰的传来了妖狐那边的声音。

        嘈杂的人声。

        ……

        “哎我说,你们听说了没有!东街上那个女人买东西不给钱还把摊子掀了!”

        “这个包五十元一个真的不能再便宜了!”
        “这么贵!那边一家要便宜二十多元哪!你四十卖我嘛!就是十元钱而已!”

        “喂你们听我说!现在那些山底下的家伙都传遍啦!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和他的鬼将茨木童子打架把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宅邸给毁了!”

        ……

        妖怪和人类议论各种八卦新闻,小贩和买家讨价还价,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

        “这不是……”

        平安京集市。

        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灯火辉煌。灯彩投下橘色的光晕,明明已是现代,平安京的居民和商家却大多都更喜欢这复古的灯笼。可能是觉得这样更有韵味吧……心不在焉的想,妖狐慢慢在街上走着。这些店铺仿佛都变得陌生起来,这里的灯光,这里的街道,这里的人群,这里的繁华,好像都不再属于自己。甜品店里新出的更美味的糕点,青楼里新来的更漂亮的女孩,都随着那看到盒子尘封许久的记忆,变得无比陌生。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想起来……”他痛苦的抱住头,绝望的蹲在地上缩成一团,“我明明应该忘了……我明明已经忘记了!怎么会……怎么会……我的咒术怎么会出错……”

        房间里很安静,众式神都有些惊讶妖狐竟然也会……原来他也会这样的吗……  “噗嗤——”樱花妖竟然笑了出来,在其他人讶然的眼神里解释道:“因为妖狐那家伙平常在寮里总是沾花惹草的,我有些……总之这下子抓住把柄啦!”得意洋洋的叉腰,继续说:“我要去跟踪他!只是听不过瘾!”被桃花妖拦住:“这样……”“没关系的!谁让他总是招惹女孩子,我就是要去看看他那狼狈样儿!”说罢就走出了门。桃花妖赶忙道:“我也要去!我不能让樱花惹事啊!先走一步!”众式神也认为樱花妖做法有纰漏,也跟在桃花妖后面出了门。

《阴阳师同人〔大天狗.妖狐〕》03

     这个时候其他式神都已经收拾好了自
己的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妖狐袋子里木盒摔在地上发出清脆中带着微微沉重的声音吸引了某姑的注意:“呀崽崽你是怎么啦!快快快大家都要走了!怎么可以乱扔东西,姑姑帮你捡起来!”于是就在妖狐±±的目光里把那个黑色袋子捡了起来塞在他手里,又飞快的把他拉着去追其他式神了。妖狐眼神暗了暗,还是没有扔掉那袋子,任由姑获鸟把自己拉着往镇上走了。

     因为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打架毁了安倍晴明的府邸,所以大家暂时在镇上的酒馆住一阵子。当然酒馆和修建府邸的费用也由他们来支付。所有人安顿好之后,酒吞和茨木也回去了。倒是妖狐情绪一直很低落,说话心不在焉,连小白在他的米饭了倒了一整瓶辣椒都没有发觉,晴明担心的问他:“崽崽你……没事吧?”

     “哦……没事。我吃饱了,出去走走。”继续心不在焉的回答,飘飘悠悠的晃出去了。

     妖狐一走,晴明也离开了餐桌。童女就神秘兮兮的把其他人凑在一起说:“妖狐哥哥的自从到了这里来就不对劲。要不然……”

     桃花妖却打断了她接着说:“不不不,要我说,应该是自从那个黑色袋子被拿出来就不对劲!”樱花妖也说:“我们去他的房间看看那个袋子里有什么吧!”

     神乐一脸担心的问:“这样不好吧……我们……”

     源博雅却说:“为了不让他继续这样,神乐,我们是在帮他嘛!”看到神乐犹豫着点了点头,跳跳妹妹在众目睽睽下拿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盒子:“那我们就来听听吧!”迎着其他式神的目光骄傲的解释:“这是窃听器!是上次博雅大人送给我的!刚刚我趁妖狐不注意把窃听器塞在了他的口袋里!”

     这下子就连惠比寿也兴致勃勃了:“那就快听吧!”
               ——————
惠比寿老爷爷!你变了!

《阴阳师同人〔大天狗.妖狐〕》02

     晴明的脸色很不好。

  小白的脸色很不好。

  所有式神的脸色都很不好。

  妖狐手机提着一壶酒,被自己看到的这一副场景惊到了。呆呆地看着站在路边的众人和他们望着的阴阳寮……废墟?!

  没错,就是废墟。

  寮……废墟里面不断传来震耳欲聋惊天动地的打斗声。门前的台阶早已成碎成粉末被风带走,灰色的粉末把众妖的脸色衬托的更加难看……“我离开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打斗声渐渐小下去直至停止,里面走出两只妖怪:“挚友安是一吾依往的已害啊!”〔此处标注,因为茨木的脸肿了〕“滚!咳咳咳……”

  妖狐再一次被自己看到的场景惊到了——我我我不是在做梦吧?这难道不就是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吗?SSR啊!还是两个!就这样在外面打起来了?……停,好像有什么不对……他们在...我们寮里打起来了?!

  寮都成废墟了,那……不好!

  “当啷!”妖狐突然把自己手里的酒扔掉,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里冲向那一片废墟。




  妖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跑那么快。

  他向自己的院子冲去,在一片废墟中翻找起来。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赶忙去属于自己的院子(fei xu)里拿出或是找出自己重要的东西。

  身边有些小妖没有找到自己的东西,伤心的哭,姑获鸟一边安慰他们一边拍掉他们身上的灰尘和木屑;晴明正同酒吞茨木谈话,不时传来两人的低声道歉声……

  但是对于身边的一切声音 妖狐都好像听不到了一样。用力的搬开一块块石头和木板,衣服因为跪在地上被弄的脏兮兮的,终于在被埋在最下面的柜子里找到了一个袋子。在柜子的保护下,那个袋子并没有被弄脏。妖狐紧紧的抓着布质的袋子,原本白皙修长的手上面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血顺着骨节分明手流下,鲜红的血在干净的黑色袋子上晕开。

  然而妖狐却又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猛地看向那袋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阴阳师同人〔大天狗.妖狐〕》【小剧场】

  小剧场
  【所有没出场的妖】(气势汹汹)御衹!我们怎么没有出场!出来!快点给我们出来!

  【博雅】所以我就只把门推开了?没了?(额角青筋暴起)

  【神乐】我也就只说了一句话吗?(委屈巴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博雅】哎哎哎神乐你不要哭啊!不哭不哭!我这就去取诛邪箭!(转头去取诛邪箭!!!)

  【妖狐】(怒+炸毛)御衹你给我出来!讨厌的导演!你还我狗子!为什么要让我们吵架!

  【大天狗】(怒+炸毛)御衹!怎么回事!为什么吾这两话没有出场!不出场就算了,竟然不让吾见小狐狸,还让那些小妖抱他,摸他的尾巴!崽崽是吾一个人的!只有吾一个人可以碰!呀崽崽你怎么了……我的崽崽生气了!!!(转身,甩手就是一个羽刃风暴)

  【First被狗子的羽刃风暴袭击的很惨,then又被妖狐和众妖狂殴+虐,finally被匆匆赶来的源博雅用诛邪箭。。。的御衹】应天额要煜让眼业务吧,唔要未取让药惹…… 哭.jpg(脸肿说不清话:今天的小剧场先结束吧,我要回去上药了……)

  —— END

《阴阳师同人〔大天狗.妖狐〕》01

  是夜。晴明的阴阳寮里,众式神举办了一个酒会,但是在酒会开始之前却发生了一个插曲。

  姑获鸟问众妖:“你们有没有听见敲门声?”神乐接着道:“很轻,对吧?”

  其他的人和妖也屏住呼吸细细听,果然是轻轻的拍门声。

  “吱嘎——”博雅打开门,众妖看见门外趴着一只妖〔这句话咋那么怪〕。

  八百比丘尼最先扶起那只妖,血色的妖纹, 暗淡下去的金色眼眸,手中紧抓不放的纸扇、满身的血痕和沾满了泥土鲜血的外套,一身狼狈,以及那被夜风轻轻的带来的虚弱却不失坚定声音:“晴明大人,请让我成为你的式神吧。”


  八百比丘尼微微有些惊讶道:“你是妖狐?”

  这时后方有说话声传来,是一个让人听了就心生厌恶的苍老声音:“那个贱人呢?今天必须给我找到他!”妖狐却再也撑不住,昏了过去。

  在晴明的示意下,由我们的草爹带头,众式神小心的把妖狐带回去疗伤了。〔此处自动忽略众妖摸妖狐尾巴的场景〕而晴明却走向了狐妖一族的族长,那族长年龄很大了,脸上的皮肤都皱在了一起。尽管如此,但晴明还是走上前与其交谈。那族长也很快发现他来到的是平安京最有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府邸,也不抓妖狐,道歉后就赶紧带着一众下人呼呼啦啦的走了。

  ——————两个月后———————
  妖狐伤好后,再加上成为晴明的式神,本性也显露了出来。很快和其他妖怪打成一片,那一晚眼里的失望和绝决就像一场梦般消逝,逐渐被其他式神遗忘……

《魔道祖师-后来》01

  自从蓝忘机和魏无羡退隐,已经有一年多了。魏无羡也似是终于耐不住寂寞,给温宁带了消息,让他带蓝思追他们来。

  “我们不会是被魏前辈骗了吧?”蓝景仪问,“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含光君看得上?”相比一年前,他长高了不少,青涩也渐渐褪去。“景仪,注意言辞!”蓝思追适时提醒道。

  “好吧好吧。”他一撇嘴,无奈看向金凌:“你也给我说句话啊!”

  “各位公子,到了。”温宁说。

  众人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前面竟然有了一个村庄。

  “孩儿们!”众人齐惊,发现魏无羡不知从哪棵树上跳了下来,笑眯眯的向他们走来……

  ……“含光君!”“含光君啊!救救我啊!”蓝忘机默默的动手——蓝景仪喜极而泣——绑住了蓝景仪的手……

  “含光君,魏前辈。其实我们此番前来,另有一事相告。”

  “什么?!”魏无羡大叫,“又有一批死尸?!”同蓝忘机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能让人注意的死尸,一定是不好收拾的死尸,而只有被阴虎符控制的死尸,才是难缠的死尸。阴虎符现世?

  蓝忘机当机立断:“去看。”说罢,有意无意的看了魏无羡一眼。便御剑飞起。众人也跟在后面。倒是魏无羡像有点不情愿的飞起,拖拖拉拉的跟在后头。

  蓝忘机是谁啊,立刻飞慢了些,啄了啄魏无羡的耳,悄声问:“想怎样?”魏无羡就等着这一句:“蓝湛,今天晚上……”对上他琉璃色的眼:“不行。”蓝忘机干脆道:“天天……就是天天。”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魏无羡还没来得及耍赖皮,就又看呆了。

  这是第几次看蓝湛笑来着?

  “光天化日耍流氓”就是现在金凌对魏无羡的定义。他没让魏无羡想是蓝忘机第几次笑:“走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这才跟上。

  刚刚到城里,众人就被惊到了。街上到处都是被阴虎符控制的走尸(什么?你问我怎么看来?),有很多金家的子弟在努力制服它们。

  蓝景仪惊道:“一天前我们走时,还没有这么多走尸……?”魏无羡阻止他说下去:“别废话了,先解决掉他们。”语毕,笛声婉转,又招来一批阴尸,随之投入战斗。其余人也冲入战场。

  走尸被制服后,蓝忘机等人也不多留,就先行告退了。

  蓝启仁原本看到蓝忘机的好心情在看到魏无羡那张笑嘻嘻的脸之后烟消云散。

  魏无羡也在看到蓝家家训的最后一条之后诧异了,第四千零六条家规明明白白写着“远离魏婴。”蓝忘机恭敬的说:“叔父。”

  闻言,蓝启仁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忽略魏无羡,将蓝忘机带到前堂。魏无羡也知趣的不再跟上。

  蓝忘机和蓝启仁谈完,已经是第二天拂晓。蓝忘机只见魏无羡很不雅观的把腿搭到桌子上,冲他抱怨一晚上没有睡好,但他的放肆立刻停止于蓝忘机提出餐盒的时候。

  “蓝二哥哥最好了~”魏无羡一脸讨好的爬到了蓝忘机身上……

  “吧唧吧唧”,魏无羡愉快的吃着早餐。〔好吧,(●—●)我承认这句话有深意〕